大安森林公園旁 / 介於品牌和沒有品牌的車

2020.9.04 週五
一個都會中的公園,不只是運動的人才會在這出現。規劃了一整排的自行車停放架,讓各式各樣的車子一台台,在舞台上閃閃發亮。

我們總是希望身邊的朋友,能夠加入我們這個網站的遊戲中。一個人的眼睛永遠比不上很多不同成長經歷、不同生活環境、不同住家或者工作地點的你,能夠遇到的有意思的車子。

為了避免變成太過於個人化的視角,我們一直都在尋找願意和我們配合的人,不論是一個訊息,一組照片、直接推薦一台車、甚至一篇文章、一個想法,都對我們這個專案有無限的幫助。


關於你我都熟悉的公園但卻不熟悉的過去

七號公園是為在信義路、和平東路、新生南路和建國南路之間的這塊區域。如果是在台北居住了三十年以上的人,應該都會知道這裡在成為一個制式化的公園綠地之前,是包含了軍事設施、國際學舍、眷村和違章建築的區域。公園中的許多大型的榕樹,就是從該時代留下來的痕跡。於一九九四年正式整理成為現在的樣子。因為多元化的空間規劃,所以不論是運動的人、表演和看表演的人、出捷運站通勤的人、和閒晃的人都會出現的綜合型區域。


這樣"有特色"的自行車的起源

台灣輕工業和工商產業眾多,人們很容易的可以在街頭巷尾找到各行各業的人來取得許多服務。更不用說真的要量產的需求,只要稍微開車一兩小時之內,都可以找到工廠來做加工;即使自己找不到源頭,也都會有代理人幫你處理。例如:你要大型輸出掛布掛在店裡,你不用自己跑去有這樣巨型輸出的小廠房(說不定對方還不一定會理你),只要找附近的影印店,往往都能提供這樣的服務,甚至更便宜。當然自行車也是相同的狀況。


對象分析

在路上看到這樣可能不是原廠出品但是有商標的自行車,往往有幾種可能的來源。第一個是該品牌的台灣代理商針對單一次的行銷活動,在有跟原廠知會的情況下,用最低成本的方式少量的生產。啤酒品牌就是比較常有類似的活動。第二種,就是台灣的自行車小廠,在自己的下游催促「只要有車給我賣就好啦」的心態下,盜版使用沒有授權的商標,在不廣告也沒人知道的狀態下,在不出名的地方店家進行銷售,反正賣一台是一台。當然後者是有智慧財產權的問題的,不過對消費者來說,即使是這樣的車子,也沒有比較貴的前提下,也不是那麼在乎了。甚至變成可以成為街坊閒聊的話題,總是用「哈哈哈哈哈」當結尾的車子。

台灣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想要買一台腳踏車,就會是所謂登山車的規格。總是有夠粗大的輪胎(雖然柏油路上不需要)、EXTEND夠長的STEM(雖然平路上也不需要),和很多段的變速(可能只有在買車的時候老闆示範一次後,就再也沒變過);所以相較於國外都會區的腳踏車型式,台灣人堅忍不拔、逆來順受的精神就在此刻得到彰顯:為什麼把手這麼寬,讓我總是要手開開的往前伸才握的到;為什麼總是要趴著騎,外國人騎車都挺著腰看起來好優雅;為什麼我要加裝一些籃子或者後貨架的時候老闆總說不能裝(因為沒有對應的曲附)。而這台車,就是那種規格型式。


LOGO沿用,但是字體不同,並且另外加上POWER字樣,感覺遠看視覺是好看的男孩style塗裝;上管利用BMW這三個英文字排列出花樣來做局部性的點綴,不會讓塗裝設計太過於呆版;

在無牙立管上也有此台車專用無膜標的設計,甚至連坐墊都有開模子來製作這個沒有得到授權的整車設計。如此用心的一台的盜版車,總是讓人心裡會心一笑。不論這台車是否有盜版的疑慮,相較於有品牌的捷安特、美利達來說,同樣規格的車款可能都會貴上不少。


結語

如果對一個思思念念,想要有一台自己的腳踏車的男孩來說,即使是上面這些情況,還是會很興奮的和他上山下海,單手握著車把,抱著籃球到附近球場和朋友會合。也許這台車是他第一個感覺屬於自己的所有品,看著爸爸開著屬於他的汽車,媽媽騎著屬於她的機車;而這台,就是屬於我自己的腳踏車。

傍晚的七號公園,依舊往來著各式各樣的人們。在停車架上的一台台自行車的主人們,也都在公園中運動、發呆看魚、溜小孩;或者駐足在原地,靜靜的等待著搭著捷運的主人出現。隨著天色一點一點的變暗,遠方不知道是哪一家,傳出了滷肉的香味,跨過了馬路飄了過來。「該回家吃飯了,好餓。」我心裡嘀咕著。


相關文章

crossmenu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