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藍色大門的我們 / 走過大安小巨蛋到六號水門

2020.7.24 週五
總會騎著腳踏車跟朋友去吃冰,一起對著河邊大喊WTF,那個滿滿糗事的青春。在多年後的今天,我們從大安站騎著車往北走,去看飛機起降,去小店吃紅豆牛奶冰。

走! 出發!

我們計畫沿著敦化南路往北騎。印象中,敦化南路中間的行道樹似乎是個小公園步道,能夠在行道樹之中散步,如果是騎車,穿梭自行車道,有樹蔭可遮陽,也可以比較安全。不過事實上,美好畫面只能停留在腦袋中。行道樹中的小路,多半都是石板路,並不適合自行車通行。

就連用牽的方式都不太好走,所以我們只好騎在紅磚道上。一路到了忠孝敦化的十字路口,這裡巨大的造景其實是捷運的電機設備美化的外觀,就橫跨在行道樹中間。一大早在東區的路口,所有的店家都是拉上鐵捲門,在清新的路樹旁,準備好一日的開始。


繼續往北騎去到了小巨蛋,騎著車繞了繞小巨蛋底下的灰藍色鋼骨架構。白天的小巨蛋與晚上不同,沒甚麼人在這邊走動,當然也不會有排隊進場的人潮。轉了個彎回頭問Isa,你會繞S型嗎?Isa 說,是這樣嗎? 然後她就繞起柱子來。我跟在她的身後,笑說,你繞得很大一圈耶,技術不好喔!她原本是兩根兩根柱子的繞,就變成小S繞圈。我們一前一後的反覆了好幾趟,試圖讓自己看起來行雲流水。直到滿意了自己的車技,才又繼續往民生社區前去。


進入民生社區

到了民生東路,開始感受到民生社區的氛圍,一直都像是慢動作的畫面。以前在台北大學念書的時候,曾經在民生社區的診所打工。下課後,會來民生社區這裡的金石堂看書,或是在小公園待著度過時光。還記得我第一次騎車到民生圓環,因為不熟悉道路規定,把機車騎進了快車道,被警察叫下來,硬是停在路邊被開了紅單,連旁邊的經過的汽機車都朝我打量一下,讓我覺得很囧。那時候一臉紅熱的感覺,到現在還有印象。

民生社區沒有寬闊的自行車道,腳踏車與汽車走在同樣的柏油路上,卻聽不到彼此爭道的刺耳聲音。大家都像流水葉片一樣,像在小溪上流暢的穿梭。我們跟光頭葛格集合後,也搭上了這一股清澈的流水,漂往六號水門,一起去看看今天有哪些飛機起降。


抵達六號水門

我是害怕河濱自行車道的。印象中那裏總是擁擠,雖然景色空曠,但常常遇到野狗被追。

這次到了水門外的自行車道,有盛開的花朵在一旁招著手;坐在路邊搖晃著身影,靜靜的看著我們騎過去,就算我們不做停留,他們依舊在原地綻放著。基隆河上的倒影特別清晰,看的見對岸大樓與河面的兩個世界。

我們一邊聊著皮帶車的特色,一邊笑說誰的輪徑大騎得快,還有內變速系統跟外變速系統的騎乘感受差異。轉眼間,期待的目的地飛機坡就在眼前了。 六號水門的飛機坡,有站上來過的人才知道這個高度的迷人之處。不僅能看到飛機的起降,轉身還有101做背景。

聽Isa說,藍色大門這部電影,其中有一段騎腳踏車的片段,就是在民生社區這邊拍的。桂綸鎂與陳柏霖青澀的影像,宛如我們熟悉的青春。巧的是,他們在電影中是師大附中的學生,而我們今天出發的地方,就剛好是附中旁的大安站。

學生時代最愛騎著腳踏車,往河堤邊跟同學訴說心事。少年的憂愁,總是微小卻又單純,每件事都覺得就像天要塌下來一樣。如今我們這三個大人站在六號水門上,滿嘴說著腳踏車的大道理,也不在意是否正確,純粹的表達著自己的概念,大放闕詞的笑著。回首過去,我們揮別了一段時光,一個旅程;總想要跨過這扇人生的門,讓能留下的留下。也許走到最後發現,我們都一直在這美好的庭園裡。


騎自行車的結尾總是吃喝

我們回到民生社區吃剉冰,笑鬧著說:「今天的行程也太像學生了吧!」下午三點吃著冰,把手機的照片都打開來看,笑說今天都沒有追到飛機,還被航空公司的時刻表給忽悠了好幾次!手不停歇的上傳了幾張限時動態,講著下次還要再去哪裡拍,還抱怨著設備不穩定,下次一定要把問題解決。

夜色漸暗,我還得趕著要去上課。匆匆地把細軟收一收,不捨地和同行的偽高中生們說再見。這次用半天的時間,在腦中把自己的青春走了一趟,靜下來的瞬間,才感受到腦中的情緒;而嘴邊,卻微微帶著滿足的笑容。

相關文章連結

拍攝腳踏車不簡單 / A面B面傻傻分不清ME+

舊城區新經典/透視時光的縫隙間

相關品牌連結

crossmenu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