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繪畫中驚覺被貼上了某種標籤 / 從工業革命中誕生的腳踏車

2021.2.12 週五
二十世紀開始,自行車該有的基本結構和零件都已定型,在畫作中見到自行車的身影漸漸符合我們心中的樣貌。人們日益熟悉腳踏車的存在,就將某個標籤貼到了他的身上。
Beach cyclists, Einar Hein, 1894

封面這張為二十世紀初的北歐畫派的丹麥畫家Einar Hein 描繪丹麥最北端Skagen的沙丘和海灘的作品局部。這位畫家最著名的作品是1910年創作的「在的海灘上玩耍的孩子們」。柔和的色彩和筆觸,完整的傳遞了北歐特有舒適的空氣和景色。不過,有鑑於自己並非藝術史的涉略者,就不班門弄斧了。

二十世紀開始,自行車該有的基本結構和零件都已經定型,在畫作中看見的自行車身影也漸漸符合我們心中的樣貌,即便是我們心中所謂「復古鋼管車」的形象。現在這樣的畫面還是可以在vintage cycling festival中看到。現代人利用Parshley或Gazelle經典車款,配上像是金牌特務的經典英倫西裝,試著找到黃金年代的優雅。


上流社會奢侈品象徵-自行車

在這幅1890年的版畫中,記錄了當年一群穿著時尚的法國上流社會,用當時高貴珍稀的自行車,精心打扮地在法國巴黎西邊的布洛涅林苑聚會。

Fashionable French cyclists ride in the Bois de Boulogne at the height of the world, 1890
The Chalet du Cycle in the Bois de Boulogne, Jean Beraud, 1900

這幅為以描繪巴黎夜生活而聞名的法國畫家Jean Béraud 所作。(大多描繪香榭麗舍大道、咖啡館,和蒙馬特的「精確詳細的日常巴黎生活美好年代的插圖」,其繪畫風格為從學院派轉為印象派),同樣也傳神的描繪出相同的氛圍。

在此時期繪畫中的自行車形象,因為產品價格和使用族群,和貴族形象相結合,就像是超跑或高級時尚品牌在現代社會中形象一樣。自行車因為工業革命剛起步,大小零件都是少量量產,單價對應可負擔的人而產生這樣的結果,形成了屬於這個時代的獨特風貌。


商業繪圖中的自行車

既然自行車為消費市場上的新形態產品,自然會有行銷宣傳的需求,讓插畫家和設計師的能量投入在這個領域。在網際網路和攝錄影技術尚未發展的年代,海報或能刊載在報章雜誌上的平面設計自然成為主要的媒材。同一個時期的新藝術觀念日趨具體,包含如德國威瑪的包浩斯等設計中心,皆發展出不同於傳統藝術的表現方式,符合大量印刷和顯眼易辨識的特性。其中有以下幾個特性:1. 需顯眼而大又粗的字體。2. 海報或圖案為印刷而非裱框,用留白或繪製框架的方式來凸顯主題。

3. 利用色塊和高反差的顏色選擇,來增加識別的效率。4. 構圖不需寫實,靈活運用幾何結構來配置出畫面強度。

自行車為海報插畫的主角,在描繪上用了更為幾何和穩定的細節來呈現。獨特的產品設計細節,要清楚繪製來增加消費者的購買欲望。屏除了過去自行車在傳統繪畫中用勾勒和意象方式來傳遞訊息,這樣接近機械工程製圖的畫法,也是海報插圖中自行車的特色。

Cycles et Automobiles Legia, Georges Gaudy, 1898
Victor Bicycles, 威爾·H·布拉德利, 1896

Bradley的藝術風格被認為是新藝術運動的分支,被定義為插圖畫家和海報設計師,借鑒了工藝美術運動和日本版畫的美學。另外一個作品則是比利時的海報藝術家Georges Gaudy,同時身為自行車冠軍騎士的高迪,他的第一張海報是為布魯塞爾賽車場委託的,許多作品皆為自行車和汽車品牌的商業作品。


當代藝術中的自行車可能意涵

在正式進入20世紀當代藝術起,人們漸漸的熟悉自行車這樣的消費性產品,並開始將目光從產品本身,轉變為產品代表背後的意義,我們以下兩幅作品為範例。

第一幅為Frederic Sackrider Remington的作品。該作者以描繪19世紀後半葉的美國西部而著稱,其中包括牛仔、美洲印第安人和美國騎兵等圖像等。雷明頓能駕馭的風格是自然主義以及印象派畫風,偏離早期西方藝術家的現實主義,並同時為最早展示運動中馬匹美感的美國藝術家。提倡複製插圖藝術的木雕照相製版工藝,進而成為編輯和印刷的專家。

"The Right of the Road"--A Hazardous Encounter on a Rocky Mountain Trail, Frederic Remington, 1900

作者利用自行車「現代人的鐵馬」的概念,結合自己擅長的馬匹跑動的繪畫技巧,凸顯出鋼鐵和肉身的對比。放下海報設計中對於金屬細節著迷似的紀錄,用意象勾勒的方式,將鋼鐵的纖細堅硬筆直,對比傳統又厚重的生物肌肉扭動。

第二幅為Umberto Boccion的Dynamism of a Cyclist。因工業革命帶來的變動,讓如未來派畫家的Umberto Boccion從傳統人文主義,進入工業新都市的環境裡。作者運用印象主義的技巧,同時採用立體派的概念,兩相融合來看待機械時代。這幅畫以不諧和的格式,透過自行車騎士產線的力與美,理性的分析作為進入這吵雜的現代氣氛中的管道。

Dynamism of a Cyclist, Umberto Boccioni , 1913

小結

在進入二十世紀後,人們漸漸習慣了工業化後的世界。從一開始的新奇有趣,進而推廣普及,自行車也被賦予了除了個人移動工具外的身分意義。我們也從在陳年老物中翻找自行車身影的獵奇心態,轉變為從繪畫中的自行車,來體會當時人們看待世界的角度和方式。就像是國小國文的考試題目中如「自行車對你來說是…」的作文題目,不論是普羅創作者或者藝術家,都用腳踏車來表達出自己的態度。

下一回我們將分曉自行車在藝術中,如何從產品自我核心的身分隸屬表現,走回到成為大環境中構成元素之一的寫實描寫。

crossmenu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